• 南方网

  • 南方日报

  • 南方都市报

  • 南方杂志

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

俄罗斯当代剧作家代表剧作中文版首次结集 以喜剧演绎情感故事

2022-07-21 11:24 来源:南方网

  南方网讯 近期,广西师大出版社最近出版新书《比萨斜塔:俄罗斯当代剧作选·普图什金娜篇》。本书收录了俄罗斯当代剧作家普图什金娜的五部代表剧作,这些剧本以喜剧和闹剧的形式演绎情感故事,塑造性格、身份各异的女性形象,探讨女性在两性关系中的抉择与困境。 

  《比萨斜塔》:在得不到爱与尊重的婚姻中,夫妻间的内耗为何难以结束?隐忍20年的妻子能否下定决心,走出围城?

  《她弥留之际》:与不速之客假扮情侣、花钱雇人扮演女儿,60岁依然单身的她能否满足母亲弥留之际的愿望?

  《不正常的女人》:她向陌生人当街求爱,终于“成功”后却断然离开?

  《在别人的烛光下》:一个是爱情至上的贫穷女孩,一个是感情生活空白、靠丰厚遗产度日的女批评家,当前者的男友将后者家洗劫一空,双方围绕爱与金钱展开的博弈如何定输赢?

  《我预先支付!》:用百万美元换取与男演员的一年契约婚姻,她可否如愿?

  荒诞的开头,诙谐的对白,反转再反转的发展,颠覆期待的收尾……

  作者简介:

  娜杰日达·普图什金娜,1949年生,俄罗斯剧作家,电影编剧,电影、戏剧导演。其剧作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风靡彼得堡和莫斯科,有近40部在俄罗斯及其他国家上演。其中,《她弥留之际》和《比萨斜塔》已在我国分别由北京人艺和国家话剧院搬上舞台,至今仍作为保留剧目。

  译者:

  王丽丹,文学博士,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从事俄罗斯文学与俄罗斯戏剧研究,出版多部专著与译著。

  章节试读

  幸福的家庭各不相同,不幸的家庭彼此相似。

——作者凭记忆援引列夫·托尔斯泰的名言,因此不敢保证其正确性

第一幕

  [一居室住宅里住着丈夫、妻子和儿子。儿子临时缺席。住宅很普通。厨房也很普通。厨房里有台小电视。房间中央放着一个打开的行李箱。

  [丈夫和妻子正在厨房里。他吃饭,她盛饭。她盛,他吃。

  丈夫 瞧——不知为什么饿成了这样!不知怎么了就特别想吃!又是周末!明天看样子是好天。带你去别墅。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顺便慢慢开始整理菜地。让我们种些土豆吧!秋天就会有绿色食品了。满意吗?再给我来点儿土豆!再加块儿肉饼!

  [妻子把盘子放到他面前,自己则坐到他膝盖上,凝视着他,并用手伤感地抚摸他的脸颊。

  [丈夫由于坐姿不便,一动不动,没法把勺子送到嘴边。

  丈夫 (过了一会儿)我在吃饭呢。

  妻子 (异常激动)看见了。停一下。想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。

  丈夫 (根据他的经验,如果是重要的事,就一定不是好事)吃完了再说吧。准确地说,球赛结束后再说吧。准确地说……明天得早起……过后再说吧?一切结束后再说吧!有芥末吗?或者酱汁什么的也行。

  [妻子从他的腿上站起来,表示抗议地把酱汁砰的一声放在他面前。

  丈夫 你真没必要用奶渣代替面包屑来做肉饼,根本吃不饱!

  妻子 (莫名其妙地)结束了,我的朋友,阿门!

  [停顿。

  丈夫 (小心地)怎么回事?你怎么啦?(耸了下肩)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味道!你最近不是盐放少了,就是放多了……好像有点儿脱离正轨。有什么事不对劲儿吗?工作上的?

  妻子 可能一切就该是这个样子。

  丈夫 就是说,只是心情不好?

  妻子 心情也不好!我要走了。

  丈夫 这就对了!(不时地搓搓手)换一种感受。我这儿电视上马上决赛,不能错过。

  妻子 终场了,我的朋友,阿门!我走了。

  丈夫 可以走了,因为我已经饱了。我自己收拾。你别耽误了。

  妻子 (笑)我走了。

  丈夫 (不关心地)去很久吗?差一点儿错过了新闻!(打开电视,现在注意力只在那儿)啤酒还有吗?

  妻子 啤酒?(笑)不知道。难道还能剩下点儿什么吗!

  丈夫 (漫不经心地)太好了!总是轰炸,轰炸!好了,吃亏了吧!顺便给你妈带个好。(无意识地)给你妈——是的……二十年间她哪怕问候过我一次!哪怕一次!

  妻子 继续!

  丈夫 如果我和你,谢天谢地,我们分开过日子,还有什么可继续的?!

  妻子 转达问候。还有呢?

  丈夫 什么还有?如果你什么都否认的话!

  妻子 这要看是什么了。尽管这些都不重要了。

  丈夫 总是否认一切。尽管我早就对一切无所谓了。

  妻子 不对!不是一切也并非总是!

  丈夫 我不想吵,但是总是一切!

  妻子 具体是什么?

  丈夫 你还要具体?你妈反对你嫁给我。

  妻子 二十年前?!

  丈夫 装作忘了?

  妻子 记得很清楚。

  丈夫 记得吧!但你想否认?

  妻子 不否认。

  丈夫 承认了吧?

  妻子 承认。那又怎么样?满意了吧?

  丈夫 安静!(盯着电视)真聪明!我早就知道这一点。(对妻子)我们说什么来着?

  [停顿。

  丈夫 (猛地一惊)你是认真的吗?

  妻子 对。那又怎么样?二十年前!

  丈夫 就是说,我说的是对的?!我们的登记总是被推迟!一会儿外婆去世了,一会儿自己感觉不好,一会儿你又怀孕了!我觉得——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。

  妻子 那又怎么样?

  丈夫 有意思!否认了二十年!

  妻子 今天承认了。满意了?

  丈夫 特别满意。尽管我无所谓。

  妻子 可我要走了。

  丈夫 给你妈带好!去很久吗?

  妻子 (拖长字音)我——要——走——了。

  丈夫 (同样地)明——白——了。我是问——什么时候回来?

  妻子 再——也——不——回——来——了!(走进房间,拎起箱子,用告别的目光久久环视房间)

  丈夫 发什么脾气啊?瞧,只要我说对了,你就生气!打个电话!我会去车站接你。你拖那么大一个箱子啊?装的什么?脏衣服?(不很情愿地站起身来)我送你去车站吧。(叹气)我们这就出门!决赛我不能错过。

  妻子 我自己走。

  丈夫 (轻松地)好吧!给岳母带好!(快速重新坐下)我们还要轰炸他们多久?

  妻子 再见!

  丈夫 你要在那儿过夜的吧?早晨我直接去接你。去别墅正好顺路。

  妻子 桌子上面有一封信。别给扔了!给儿子的。

  丈夫 谁写的?

  妻子 我写的。

  丈夫 (漫不经心地)别担心。我会转交的。

  妻子 (愤怒地)我要离开你!离婚申请晚些时候递交!

  [停顿。

  丈夫 (恼火地)真能选时间!球赛马上就要开始了!

  妻子 对不起,不是故意的——只是巧合了。

  丈夫 球赛过后我们再大吵一顿怎么样?(意味深长地)然后再和好。(机械地)和好……暂时你忙点儿别的。看看新闻!

  妻子 这些新闻我已经看过了!昨天。前天和更早一些时候。可今天的新闻是不同的!我正式宣布——和你离婚。

  丈夫 我听你说这个可不是第一次。

  妻子 不过这是最后一次。

  [停顿。

  丈夫 (长叹一口气)昨天喝了三百克,顶多。而且正经就着饭菜喝的。没醉。你用不着那么看着我!别这样!!!我受不了这个!随便吧!非要这样——走吧!但我警告你——不会有好结果的……最终土豆将来不及种——这会让你后悔的。

  妻子 我其实是想什么也不跟你说就离开。转念一想——无论如何二十年了!我也该跟你说一声“再见”!

  [丈夫夺下了她的箱子,拿到房间里,仔细翻看里面的东西。

  丈夫 就因为三百克伏特加!就算是半升吧!说真的,你有没有用你的鸡脑子想象一下男人们能喝多少?!每天喝!你哪怕认真地想过一次这事也好?!不说话了?要知道我总是做出让步!一周喝一次!不比这更频繁!两次,如果有重大理由的话。就算两次!准确点儿说……一周一次半。这你就不满意啦?不喜欢啦?你呢,我不强迫你喝!不喜欢——不喝!我不强迫你!你是成年人!不过如果你不喜欢喝的话,为什么我就不能喝?!女人的逻辑!我怎么,小孩子啊,还得听你的?你自己明不明白,你在抱怨什么?想让我一点儿也不喝?!痴人说梦!连听这种不懂人情的挑衅都是一种耻辱。得了!吵闹结束!球赛开始了!

  妻子 我再也不生你的气了。再也不准备改造你了。直接走人。最后一次出走。

  丈夫 够了,说来说去的!没有别的话题啦?嘿,逐一回忆……唉,我承认我多少……好了——好了——好了!球赛!瞧——多棒的队员!你以为他们不喝酒吗?才不是呢!喝!但他们的老婆不吭声。

  妻子 我无所谓了。现在这只是你个人的问题了。

  丈夫 已经道歉了!你总是没事找事!道歉了——你就别纠缠了!

  妻子 好吧。算你道歉了。我原谅你了。

  丈夫 那就赶快去你妈那儿吧!走吧!回头见!射——门!!!嘿,芬兰人!嘿,太精彩了!第二分钟进球!射——门!!!(抓住她,紧紧抱着,响亮地亲吻)

  妻子 我们分手后还是朋友,好吗?无论如何我们有儿子。

  丈夫 射——门!射——门!

  妻子 做夫妻二十年,却没能成为朋友。让我们分手时成为朋友吧!我不打搅你了。再见!

  丈夫 你搞什么名堂?(看着电视)你还有脸再回来?安静!快——快——快!!!见鬼!!!

  妻子 仔细听好了。

  丈夫 别烦我了!你等等!

  妻子 我要永远离开你。

  丈夫 (盯着电视)喂——喂——喂!快,蠢货,快,快!!!

  妻子 永远不回来了!终场了,我的朋友,阿门!

  丈夫 (盯着电视)喂——喂——喂!蠢到家了!!!

  妻子 永远!你自己才是蠢货呢!

  丈夫 (全部注意力都在电视上)说的就是——十足的蠢货!!

  妻子 有没有脸我都不回来了!我怎么能跟这样的人过……

  丈夫 (大叫)他妈的!!!喂——喂——喂!射——门!!!乌拉!!!真有你的!!!

  妻子 (气得大喊)再见!!!(拎起箱子,跑向门口)

  丈夫 (追上她,却总是回头看着电视)等等!我们把问题搞清楚!球赛马上就结束,我们把一切都搞清楚。马上休息了!你别发神经!唉,你忙点儿什么!

编辑:周存   责任编辑:由之
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

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- 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招标投标- 物资采购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