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南方网

  • 南方日报

  • 南方都市报

  • 南方杂志

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

《纸上烟云》:国内首部以古书画修复为题材的解谜小说

真赝书画显奇技重现神迹 云烟障眼藏玄机江湖寻宝

2022-05-16 23:53 来源:南方网

  南方网讯 近期《纸上烟云》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小说,是国内首部以古书画修复为题材的解谜小说。全书图文并茂,悬疑中穿插古书画鉴赏、书画修复等相关知识,情节跌宕,扣人心弦。

  得益于作者作为一名古籍文物修复师的身份,本书成功融合了古书画鉴赏、书画修复、解谜等多种元素,既有传统文化底蕴,又具有环环相扣、层层揭秘的悬疑小说特质构建出独一无二的古书画悬疑作品。

  作者不仅将文物修复的光照进了创作,点亮了国内小说关于古书画修复题材的空白,更以天马行空的大胆构思立体化了历史上众多不为人知、无文字记载的书画修复匠人的形象,让他们的脸从故纸堆中抬起来,对着我们嬉笑怒骂,活生生地呈现。

  作者简介:

  南北颠,真名李屹东,中央美术学院毕业,研究古代书画鉴定,古籍修复专家,从事文献修复工作。

  章节试读:

第一章  画匠入职图籍司

千年古画遭厄

  康熙四十六年,国泰民丰,天下安宁无事。

  年初,康熙南巡的行辕从京城缓缓出发。行辕将近千人,龙旌雉羽,热闹非凡。临行之际,皇帝命令太监携上十几件宫内珍藏的宋元书画。原来这康熙皇帝一生最是喜爱收藏古代书画,尤其嗜爱宋元时期的山水画。每次南巡,皇帝都要随身带上几件,以供途中时时把玩。

  皇帝一路上游山玩水,兴致勃勃。四月十四日,行辕由苏州抵扬州,驻跸于天宁寺行宫。

  四月的扬州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了,白日里春风和煦,夜晚渐有凉意。刚刚入夜,天宁寺行宫的一处暖阁中,香雾熏人,明烛高照。皇帝打开黄绸子龙纹缎面的囊匣,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件两尺多高的大卷轴,指着引首的标签,对身边的一个妃子说:“静妃,你看,朕此次带来了《千里江山图》,今日也让你开开眼界。”

  在康熙收藏的上千件古代绘画中,这一件北宋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最得他的钟爱。这是一件尺寸极大的绢本设色山水画,全部展开竟然有三四丈长。

  《千里江山图》中景象大开大合,气势撼人,细微处却极为精到,可谓“尽精微,致广大”。皇帝每次展卷细观,都不由得从心底里钦佩这位天才画家的神来之笔。何况这件作品不但画得出色,名字也极为顺耳。“千里江山”尽在咫掌之内,天下奇观,只在皇帝一握之中。想当年擒鳌拜、定三藩、平台湾,历经千辛万苦,如今终于能坐稳了龙椅,把卷耽玩,心中不免得意非常,竟有一种睥睨天下之感。

  皇帝轻轻抚摸着画卷上厚重的石青色,对静妃道:“这王希孟作此煌煌巨迹之时,年仅十八岁,想来真令人匪夷所思啊。”

  静妃说道:“皇上少年登基,执掌天下,铲除权臣鳌拜之时也不过十四岁,皇上才算是真正的少年英雄呢。”

  康熙笑道:“你倒是会说话,本来是赏画,却扯到朕身上来了。”

  静妃道:“单若论画,臣妾倒是更喜欢那些纯水墨的文人画,这《千里江山图》虽是宏大之作,但对臣妾而严,色彩过于艳丽了。”

  皇帝指着画中石青色的山峰道:“寻常的设色画,倒也庸俗,只是这一件,颜色靓丽却又不失高雅。”

  静妃抿嘴娇嗔:“圣上说什么就是什么,但臣妾却有个愚昧的见解:若论格调,青绿设色画还是不如水墨画,水墨画似更温润儒雅一些。”

  皇帝倒是喜欢这妃子与自己争辩书画品评之事,他笑道:“水墨画不是不好,只是在朕看来,黑白两色,过于单调,更乏庄重大气的堂皇之象。”

  静妃见皇上认真起来,也起了兴致:“皇上,您是天子,自然是钟情于堂皇气象,但若因此贬低水墨,以为单调,那臣妾可就不同意了呢——皇上岂不闻古人有‘墨分五彩’之说?”

  皇帝瞪起眼睛嗔道:“朕当然听说过‘墨分五彩’的说法,只不过那是文人的比附罢了。水墨画乃是唐以后才有的,但唐以前的高古之作,都是丹青重彩,难道你认为唐以前的先贤,格调都不高吗?”

  静妃笑起来,仗着自己受宠,说话也大胆:“皇上,您说这话,臣妾可不敢苟同。唐以前名迹,今已百不存一,未必没有水墨之作……”

  皇帝装作生气的样子,一把抱住静妃,说道:“好你个犯上的妃子,你倒笑话起朕来了,倒显得你是个阳春白雪,朕是个下里巴人,今日就让朕这下里巴人,教训教训你这阳春白雪!”

  静妃扭动腰肢,咯咯咯笑起来,用力要挣脱康熙。这两个人闹起来的时候,却忽略了身边的桌子上的那柄掐丝珐琅高脚油灯。皇帝一不小心,胯部撞上了桌角,桌子剧烈地一晃,那柄油灯刹那间倾倒,灯油并着灯芯,泼洒在千里江山图上,火苗立时窜到一尺多高。

  静妃顿时惊叫起来,皇帝也回过神来,慌忙间拽起身后罗汉床上的布幔,在画上一阵扑打,火光渐灭,暖阁门外守候的太监听着里面声音不对,连忙推门而入,看到这景象,也呆住了。

  皇帝本来就长着一张长脸,此时生气,脸拉得越来越长,面色也越来越阴冷。静妃偷眼看去,只见他的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。静妃从来没有见过皇帝这样生气,一时间竟然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倒是那太监反应敏捷,见了这情形,立刻跪倒在地,颤声道:“万岁爷息怒,保重御体,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。这画再金贵,也不如万岁的身子金贵……”静妃连忙也跪下身,说道:“万岁,万岁,是臣妾眼拙手笨,不小心撞翻了油灯,请陛下治臣妾之罪……”

  皇帝的面色逐渐缓和下来,他扶起静妃,叹了口气:“哎,朕怎么会怪你呢,这……这件事情……朕也是有责任的。”他扭头看向跪地不起的太监:“魏珠,你起来吧。”

  这太监名叫魏珠,自幼进宫,伶俐乖巧,是跟了康熙皇帝几十年的贴身太监。魏珠抬眼望向桌子上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只见画面正中心一处青绿设色的山头竟被烧成一个鸡蛋大小的洞,周围还有巴掌大一块黑色的油污,甚是扎眼。再看皇帝,紧锁眉头,长吁短叹,懊丧不已。

  魏珠弓着腰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皇上,请恕奴婢多一句嘴。这旷世名画,有了这点损伤,本来也是它命中注定。更何况书画受了污损,均可修复,咱们宫里内务府的造办处就有工匠会修画,等回了京城,再寻能工巧匠,把画修好就是了。”

  皇帝阴沉着脸,懊丧地说道:“你这奴才说的轻巧,以为朕对工匠之事丝毫不懂嘛?寻常污损,修复起来自然容易,但这油污和火烧的痕迹,最是难以去除。而且时间耽搁久了,等油污沁入绢丝,更是难以修复……”

  魏珠说道:“皇上,自古以来,扬州就是能工巧匠聚集之地。陛下可以在扬州找个古画修复能手,令他把这画修好,不就成了吗?”

  皇帝叹了口气道:“哎,毁得这么严重,要修好谈何容易。朕这千里江山……竟然被烧个洞,说起来也真是晦气。也罢也罢,魏珠,你赶紧传张廷玉过来,朕要见他。

编辑:郭昊奇   责任编辑:周存
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

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- 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招标投标- 物资采购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